当前位置: 首页 > 好妈妈

2015年初,名为《战舰少女》的黑马进入了主流游戏市场的视野,以被曝光超千万的月...

好姑娘 HaoGuNiang.CN 时间:2017-10-12 23:59:42  

原标题:从弱势外包到最大价值创造者,在二次元游戏热潮中火起来的自由画师

创造了这个领域最有价值的内容。

一个领域火了,总是能给很多人带来机会,二次元游戏的热潮,恰恰给了自由画师更多的发展空间。

2015年初,名为《战舰少女》的黑马进入了主流游戏市场的视野,以被曝光超千万的月流水成绩,迅速夺得了市场的关注,引发了一波产品和资本的狂热追逐,这让二次元游戏这个概念,第一次在游戏领域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。

只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由于核心用户诉求与传统厂商目的之间的矛盾,二次元游戏市场在很短的时间内大浪淘沙,一大批厂商被筛走,仅留下很少的一部分懂行的游戏公司。

时隔一年半,在2016年国庆前后,《崩坏3》《FGO》《阴阳师》爆发,再一次将二次元推向风口浪尖,并把这个领域的高度抬到核心市场月流水可过亿、泛市场月流水能接近10亿的级别。

2015年初,名为《战舰少女》的黑马进入了主流游戏市场的视野,以被曝光超千万的月..._好姑娘haoguniang.cn

如今,距离二次元游戏真正大爆发正好一年,葡萄君也趁此机会联系到了米画师平台,采访了平台中活跃的多位资深知名画师、当下二次元游戏的红人画师,以及入行不久但发展迅速的新晋画师,结合米画师提供的相关信息,尝试勾勒出在二次元游戏火热的背后,自由画师当下的面貌。

热潮之下,自由画师显现出的价值

在二次元游戏热潮之中,一直为这些产品创作核心内容、但此前并未得到充分重视的自由画师群体,被很快挖掘了出来。

懂行的厂商都知道,在国内特殊的二次元游戏市场环境下,在尚未形成纯属的剧情、世界观、角色塑造的手法时,通常大多数产品的外围内容都相对薄弱,所以早期国内成功的二次元游戏,都采用了《舰队Collection》的模式。

将细节交给玩家来补充,给角色附加上各种价值后,让玩家倾注爱去培养,这样的模式,也是游戏“探索导向”的一个设计模式。

“这类游戏的美术需求以立绘居多,他不会受到建模和贴图等方面的约束,由于绘制对象比较纯粹,所以绘制成本、以及需求双方的沟通合作成本都会比较低。同时,这种需求又是大量存在的,因此对美术外包产生了很大的刺激。”在画师NoriZC看来,这给他们带来了非常大的刺激作用。

2015年初,名为《战舰少女》的黑马进入了主流游戏市场的视野,以被曝光超千万的月..._好姑娘haoguniang.cn

NoriZC为《碧蓝航线》绘制的宣传图(来源:《碧蓝航线》微信公众号)

同时这种制作模式也导致了,在游戏设计者的角度,必须使用美术表现更亮眼的角色去吸引用户,反过来在用户的角度,经过这种模式的长期熏陶,他们在二次元游戏美术方面的需求也变得越来越旺盛,远远超出了主流游戏市场中大众用户的诉求。

而自由画师在画面表现的多样性和各自画风的特色上,正好能够满足玩家的这种需求。同时,这种强需求也决定了,能够获得多少优质画师的支持,产品就能树立起多好的门面,在市场上便可以触及多高的起点。有厂商向葡萄君感慨:“我们的立绘确实跟同期的产品有差距,所以必须靠运营靠内容一点点来弥补。”

甚至如《阴阳师》那样,还可以借助画师的能量,在用户积累、内容积累、口碑传播和营销推广上做出出彩的效果。如果再回顾《阴阳师》之前的成功产品,绝大多数游戏都在早期与优质画师建立起了很强的合作关系,这不仅稳定了游戏内容的迭代,也依靠诸多画师,以及认可这些画师的粉丝们,形成了各自强有力的文化圈,让后来的竞争者很难撼动。

2015年初,名为《战舰少女》的黑马进入了主流游戏市场的视野,以被曝光超千万的月..._好姑娘haoguniang.cn

画师蓝诺为《阴阳师》角色风神一目连绘制的同人图

所以当画师的概念越来越深入游戏市场,可以看到有更多已经入局,或是想要入局的厂商,都在试图与他们接触。只不过,由于自由画师在国内经历了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,他们多少会对外界、对不懂行情的人抱有更多的戒心,交流起来难免遇到一些门槛。

早年混乱的画师行业

从整个自由画师、插画师的行业来看,直到2015年之前,行业的混乱也一直是令他们苦恼的现象,这甚至成为了社会和媒体诟病的对象。新京报曾在2014年底评论中国插画师生存的困境,称“没有行业规范,只有以强凌弱”,骗画、低价、拖欠稿费成了最普遍的现象。

根本原因在于,入这一行没有门槛,也没有规范的标准来限制合作双方,更没有健全的维权制度来保护画师的权益。在这个阶段,合作全凭画师和厂商之间的沟通,考虑到并不是所有画师都有非常高的交涉技能,自然在沟通中就属于非常弱势的一方。

除此之外,自由画师的接单来源非常不稳定,除了好友介绍、QQ群联系,更多就是在Pixiv等公开的画师网站上发布自己的作品,来吸引客户。这也导致了在过去自由画师收入普遍偏低的现象,只有少数知名画师能有理想收入。

而且“每个单都得特别小心” ,帝国绅士这样描述当年的状态,“没有规矩、也就没有安全感,骗稿、转包的遭遇概率能高达七成。”他早年供职于游戏公司任原画师、主美,而后独立出来做自由画师,至今已经从业五年。这五年来他踩了很多坑,也交了很多学费。

2015年初,名为《战舰少女》的黑马进入了主流游戏市场的视野,以被曝光超千万的月..._好姑娘haoguniang.cn

帝国绅士擅长写实和日韩风格,这副带着“杀意的少女”是他个人最喜欢的作品

事实上,那个时期的骗术五花八门。比如最常见的有合同陷阱、未收款要求先交稿、画的不好就要求半价,或者给1000的稿费但想方设法让画师画到好几千稿酬的品质。类似的经历并不是个例,一些从业时间很长的画师多多少少都遇到过。

在Bison仓鼠的印象当中,她有一次接单时刚画到线稿后,甲方就突然砍掉了需求,而根据合同上的条款,在这个阶段砍稿是不会给赔偿的,这就相当于白忙活了一场。所以经历了几次类似事件后,她就养成了只签少量作品的合同,并且会仔细看合同条款的习惯。除了自己多花心思,她更多是接日本方面的需求,而且是通过中介来对接。

在2012年前后,日本手游市场的需求非常旺盛,特别是卡牌手游的盛行给自由画师创造了很多机会,这时候,本身画风偏向日系、沟通能力比较好的画师,就会选择尝试与日方合作。在那个阶段,日本方面的需求不仅报酬好,往往需求本身也比较明确,有些日厂甚至会给出非常细致的修改需求,完成稿件本身相对来说不需要太多绘画技巧之外的能力。

但这并不是说跟日方合作就不会踩坑,spirtie对这方面深有感触,他在商业原画领域积累了很多年的经验,也为很多日产游戏创作过大量的作品。

2015年初,名为《战舰少女》的黑马进入了主流游戏市场的视野,以被曝光超千万的月..._好姑娘haoguniang.cn

这是spirtie早年第一次接触日本卡牌时的作品,面对日方的高要求,他在主美的帮助下,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才完成了这幅作品,对他而言是一次非常大的提升

从他的经历来看,与国内一样,日本也有很专业和相对不专业的团队,特别是在日本手游爆发的阶段,也有很多不懂行的人参与进来,这时候就容易踩到坑,遇到“不够华丽,要改”这样不明确的需求,或是在定稿之后有要求重新大改。

不论在国内还是国外,这些现象都客观存在,只是并非所有画师都遇到,被坑的现象比较严重的也是市场早些年的情况,现在这些状况正在飞速变化。

市场回暖,90%的需求来自游戏

画师行业的乱象真正得到好转,刚好是在二次元游戏热潮出现的2015年底,稿酬的提高、行业的规范是两个最有标志性的现象转变。

从游戏市场的角度来看,这个年头刚好是二次元细分领域爆发后的期间,随热潮入局的项目正如雨后春笋般冒头,加上一定期间的立项和筹备周期,进入了需要大量投入成本到美术研发上的阶段。

这些产品大都开始尝试日系、动漫风格,在厂商原有美术团队无法兼容多种画风的情况下,外包的需求必然会猛增。再加上与日本画师在沟通、价格等方面都存在比较高的门槛,所以大多数厂商会选择挖掘国内,这也就给国内原有的日系、动漫向的自由画师,带来了更多的机会。

2015年初,名为《战舰少女》的黑马进入了主流游戏市场的视野,以被曝光超千万的月..._好姑娘haoguniang.cn

Bison仓鼠的作品水中花,她擅长刻画的“少女”,属于国内玩家喜欢的典型日系风格

同时,游戏市场的竞争加剧,也刺激了规范化和正当竞争的发展。

从了解到的情况来看,目前国内二次元方向的稿酬已经提升了很多,一部分甚至接近了写实画的稿酬。同时,一些专注日系、萌系画风的自由画师接到的需求,90%以上都来自游戏厂商。从平台接单的情况可以看出,每次大的二次元产品爆发以后,都会有很多同类需求出现。

据米画师回忆,2015年到2016年间,舰娘类游戏的需求极其旺盛,较之前一下子提升了很多的量级。而到2017年之前,又多了很多军事娘题材以及女性向题材的二次元游戏需求,在这个时间点,米画师中接近50%的需求,都来自二次元游戏。到了今年内,类Fate、类阴阳师的需求,又成了他们的常客。

从画师市场的角度来看,行业的规范化带来的益处或许远比稿酬更重要。2015年底,如米画师等第三方约稿平台的出现,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。

首先最关键的是,通过三方平台,能更快的明确好需求是什么。一般来说,私人委托以及没有核心美术负责人的甲方,很难给出明确的需求,这时候画师反而需要去帮助对方梳理需求,而这个过程非常消耗精力,也很容易反复地梳理,三方平台在流程上,一开始就能过滤掉这类情况。

其次是有了一个规范的交易框架,可以避免一些由于合同纠纷带来的问题,这也相当于是给业内树立了参考的标准,即便不通过平台交易,也可以参考平台的规则和价格,对画师和甲方来说,都能起到不小的帮助作用。

“自由职业总会是漂浮不定的,有了平台可以让不稳定的职业相对稳定起来,还有最重要的是有个盼望,和保证。”平台给帝国绅士的感受,更像是一个稳定的工作来源。加入米画师平台以后,给他带来的收入提高了三成,这相当于多了一个工作的渠道,早先他在平台的接稿需求只占整体的两成,但现在有四成的稿件都在米画师中处理。

现在,甚至能看到这样的现象,画师与厂商沟通好需求以后,又转到三方平台上进行签约和具体的交易流程,不难看出平台的规范流程对于双方都是一种保障。

15万一张原稿背后,画师的立场在转变

平台的出现,再加上2016年下半年二次元热潮和三款大作的出现,这个领域到达新高度的同时,画师的受关注程度也水涨船高,很多公司都在抢。

二次元游戏厂商在画师身上的投入加大,随着厂商之间的竞争的确越来越激化。比如《阴阳师》长期以来都和诸多画师有深入的合作,并以此牵动出一系列衍生的作品,后来甚至出现了其一张宣传图原画稿费达到15万元的传闻。

实际上如果一张图有很多人物,每个人物都需要画完整再加上背景的话,整张图的画幅和精度,都和单张无背景的立绘之类完全不在一个层级上。这相当于是N张立绘再加一个背景,价格变成N倍也就是理所应当的了。除此之外,也会有制作方强烈想要约某个画师为了占到档期主动提价等情况。

所以客观来说,这样的价格高度并不是不可能做到,只要画师本身在行业内足够有人气,在用户间知名度足够高,加上合作双方的意愿如果相符,这个价格的确是有可能的。spirtie也向葡萄君透露,在他过去做过的项目当中,也见到过500万日元的单子(约人民币29.5万元)。但这并不是普遍现象,能被抬到这个价格的,也是极少数的人。

这带来更深一层的影响是,来自游戏公司的大量需求,让画师自己的风格也开始发生转变。为了迎合这种强烈、大量的需求,甚至有画师尝试从欧美硬汉风转向二次元风格,但这样巨大的跳跃,实现起来确实面临诸多困难。

帝国绅士对这种变化的感触很深:“我在2016年以前基本九成工作是画写实类的,到现在四成商稿都是二次元题材了。”为此,他也在尝试找回自己过去的日系画风,把写实风格融入到二次元题材当中。

2015年初,名为《战舰少女》的黑马进入了主流游戏市场的视野,以被曝光超千万的月..._好姑娘haoguniang.cn

帝国绅士为《新世纪福音战士:破晓》绘制的宣传图就用了这种创作思路

除了风格,画师的立场也开始逐渐变化,从过去的弱势方,变得越来越有话语权了。

严格来说,自由画师的工作模式与外包相同,而在游戏行业当中,外包并不是一个具有话语权的位置,毕竟就连项目组的研发人员,有些时候也需要按照老板、甚至资方的要求,一步步执行,美术相关的开发自然也跳不出这个条条框框。

但是二次元游戏市场的特殊性,就在于用户说了算,用户喜欢的内容说了算。自由画师很多时候与用户是站在同一立场的,甚至在用户群中是处于KOL地位的,这与传统游戏截然相反的需求关系,让画师更受厂商重视。

同时,画师越来越会自我保护了,早先大家不知道什么是规范的,被坑了也就坑了,找中介有时也全都是中介说了算,画师就算遇到问题,也找不到维权的途径。但这么多年下来,很多有过被坑经历的画师也会把自己的经历发布出来提醒大家,如此一来,画师的自我保护意识就逐渐提高了。

随着用户和厂商的重视程度加深,以及画师自身内容的积累,能预见他们在未来将一直处于二次元游戏最核心的地位。

手握最有价值的内容,自由画师的未来还很宽阔

可以看到,正如前文提到的,在如今外貌协会成员占二次元游戏用户多数的情况下,画师产生的内容资源能带来的价值在一段时间内,或许都将高于玩法、配音、剧情等关键要素。可能一张好的立绘,一个好的角色设计,就能直接转化为可观的营收。而且在实际的创作过程中,画师不仅仅是完成指定的绘制工作,有时还会承担创作和设计的工作,这也是他们不可替代的价值所在。

创作离不开长期的积累和打磨,葡萄君了解到的所有画师,都将学习和自我提高当作了一种融入创作、工作的习惯。 比如Bison仓鼠习惯于“旧图重制”,偶尔尝试画一遍老图,就能有不少新的收获。下面的这幅“水中花”就是这样创作出来的。

“这是以光影为主题的一张图,一开始就是想强调水下、清爽的画面感,所以在草图阶段就已经配好了光影。配色上也尽量做得清爽一些,所以整张图基本只有青白两个颜色。这张图在之前的版本基础上,强调了明暗分界线,然后淡化了肤色的存在感。”

2015年初,名为《战舰少女》的黑马进入了主流游戏市场的视野,以被曝光超千万的月..._好姑娘haoguniang.cn

Bison仓鼠的作品“水中花”

对于入行不久的画师灌糖包子来说,磨练技法也是必要的锻炼过程:“目前自己觉得比较满意的是《东方Project》的同人图“椛”,并不是说它用的技法最好,而是在我想尝试学习到的方法之中,它是实践最成功表达感受最贴切的一次。“这幅作品她更新了四次,几乎每年都会重新画一次,就是为了实践对微妙光影和低对比色调的把控。

2015年初,名为《战舰少女》的黑马进入了主流游戏市场的视野,以被曝光超千万的月..._好姑娘haoguniang.cn

灌糖包子的作品“椛”

在绘画的技法之外,画师对自身特色的表达,也很可能得到非常好的效果。Saru就是近年备受二次元玩家喜爱的画师之一,她创作的角色辨识度很高,上色和构图风格也很独特。在她看来:“比起结构细节那些技术问题,可爱才是最关键的。“

2015年初,名为《战舰少女》的黑马进入了主流游戏市场的视野,以被曝光超千万的月..._好姑娘haoguniang.cn

Saru为《神代梦华谭》绘制的卡牌原画

毫无疑问,目前国内作画能力强的自由画师还有很多,而且不断有新人希望进入这个领域。在B站,经常可以看到画师们在直播作画的过程中,也为观众讲解一些绘画技巧,展示一些细节的处理方式,也有画师会制作一些科普、教学视频,这都会降低新人的门槛。

接单的画师多了,总体来看需求也多了,但 “甲方的数量始终是少的,有充足预算的甲方就更少了”,蓝诺在西山居任职,也会站在甲方的角度向画师约稿,在她看来,僧多粥少还是这个市场的普遍现象。

自由画师的市场好转了,但更多还是处于起步阶段,毕竟全职的自由画师还是没有那么多,甚至数量并没有大幅度增加,兼职接单的情况更多一些。这也导致了,不论是游戏公司,还是接单的画师,可能更主要倾向于短期收益,也就导致了作画的内容档次、质量、价格,总是在中下层浮动。给人一种市场大而不精的感觉。

也正由于这个现状,画师的市场还有更多的可扩展空间。一方面由于这个领域属于文创产业,好的创作和人才必定会以合适的形式,在适当的节点冒头;另一方面,自由画师不仅与游戏挂钩,还和更广泛的动漫产业关系紧密。不论是这些产业本身的发展,还是游戏在衍生内容上的诉求,都会归结到诸如画师这类创作者身上,出现更多的机遇。

二次元游戏的热潮,让画师这样的内容创作者有了更好的生存环境,画师手中握着的内容源头,反过来也会推动一批以内容为竞争力的产品,为它们创造更好的发展空间。

PS:感谢米画师以及各位受访的画师。文中所有图片素材均已获得使用授权。